乱世

千山烟雨

#大概是无cp设定?
#原创女主,应该也不算女主,没有感情线
#全员,男主大概是起子哥...叭?
#瞎几把写写,很,渣
#有人物死亡预警,猜猜是谁?

赠你巴山云,相思未成荫。

萧伯纳说,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一是踌躇满志。

从医院走出来,雨刚好停。刚过雨的空气潮湿而冰凉,氲着落叶腐烂的味道,我便知道秋天来了。

淡淡的,有些辛辣的草木味,若即若离。温柔且决绝的,像极了那人。

从前恋语市的秋天不常下雨的,只刮风。风不大也不凉,吹起满城香樟银杏梧桐泛黄的叶子,吹得我挂在窗边的风铃清清脆脆地响。

我胡乱将病例单塞进手提包里,想了想又拿了出来,横向竖向折了两下撕掉,然后在附近找了个垃圾桶扔到里面。

包里没多少钱了,只有一张10块纸币,我去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换了零钱准备坐公交。

在车站等了半天也没等来一辆车,我穿着单薄的职业裙,脚上蹬着细跟小高跟,重心从左脚移到右脚,又两只脚向外崴着站了一会儿,还是没车。

倒霉。我一边感叹着,一边没有任何办法地选择步行3公里回家。

我家在偏郊区那边,越走人烟越稀少。穿过一条幽曲的小巷,很远很远的远处一片烟云迷蒙的黛色。高跟鞋敲着青石板发出“嗒嗒”的响声,像一下下敲在我心上,让我感到有些心慌。想着反正也快到家了,就脱了鞋拎在手里,踏着那一点点凉意慢慢地走。

远处,有多远呢?

慢条斯理走了没两步,从小巷角落里窜出来一个茸茸的毛团子,直直撞到我裸露的小腿上。

我:“......”

我颇有些无奈地蹲下来,盯着那只毛色花里胡哨的小奶猫黑黢黢的眸子。

猫:“...喵。”

我:“......”

猫:“喵啊呜..”

“好吧好吧...”我叹气,站起身来,看着小猫猫卷着我的脚踝起腻“饿啦?等着我给你拿点东西吃哈。”

我弯下腰拍拍它的脑袋,轻轻抽出了自己的脚。

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妈妈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把鞋子一扔,赤着脚就想上楼。

“去洗手。”爸爸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打坐,眼睛都不睁“地怪凉,先换鞋。”

“噢。”我怂得很,乖乖折回玄关穿拖鞋“妈呢?”

“去市场了。知道你那缺心眼儿老板好不容易放你回来过周末,给你买鸡炖鸡汤呢。”说完,爸爸睁开贵眼瞄了我一眼,狐疑道“闺女,你是不是瘦了啊?”

“哪儿能呢。”我飞速换下了套裙,拱上我那件全是菜汤果汁牙膏渍的大套头衫,一边含糊道“我...我吃得可好了。”

“吃得再好也是外卖...”

我换好衣服,从又开始数落我的爸爸后面绕过去,眼睛突然酸了。

之前XS码的衬衫穿在身上就像紧箍咒似的,最近越来越宽松了。

我好像...真的瘦了很多。

厨房冰箱里没什么剩菜,我不在家爸爸妈妈总是吃得很少,我就去我自己房间,居然在床头柜里翻出了几小袋成猫猫粮,不过一看已经过期好几年了,我就只好随便抓了几根火腿肠。

火腿肠拿出来的时候,带出来一张浅蓝色的信笺,上面的字迹清秀,深蓝墨水有些褪色。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我看着那张信笺,脑子里心尖上一些纷纷乱乱的心绪顷刻间被勾了起来。

好像又看见了那年夏秋之交清而透明泼洒了半边天的阳光。

远处还是蔚蓝的天色,倏忽飞过温柔的白色鸽群。

可我现在没空矫情,门外还有个祖宗等着我投喂。我匆匆捡起那张信笺塞进抽屉里,冲出了门。

大约是不愿承认吧,那信笺从我指尖滑落的时候,我感受到了非常熟悉的温度。

不到三个月大的小主子蹲在半湿的地上,歪着小脑袋看我,萌得我一头一脸的血。我将火腿肠掰成一段一段很小的肉丁,放在手心里伺候主子用膳。

我跪坐在地上,那小猫“蹭”一下跳上我大腿,小脑袋蹭进我手心里吧嗒吧嗒吃起来。

我盯着小奶猫蓬松柔软的头顶有些手痒,左手充当主子的食盆,右手狠狠胡啦了几把猫头,小猫被我摸得晃了几下,也不生气,只稳住身子微弱地“喵”了几声。

就在我沉迷撸猫无法自拔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动作一顿,按在猫头上的手缓缓掏出手机。

一条信息,是一个我备注为“债主”的人发来的。

“有事,地址。”

我一震,翻起来将自己摆成一个虔诚跪好的姿势,刚战战兢兢把家里的地址打出来,第二条信息就发到了。

“看见你了,回头。”

我从头凉到脚后跟,条件反射回过头去,迎面与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男人视线相撞。

男人黑发,眸子幽幽折着烟紫的雾气,好看得天理难
容。

是我爸嘴里那个“缺心眼儿老板”本人,我的顶头上司——华锐老总李泽言。

李总穿着精致的三件套西装,我穿着大连帽衫跪着,手里还抱着只猫。

“李总!”我拎着猫弹起来,奴才一样的点头哈腰。

李泽言没说话,视线落在我身上,却不是在看我,直直从我身体里面穿了过去。

有些诡异的沉默。

小巷两侧斜飞的屋檐上突然落下一滴雨,融在李泽言
说出口的那句话里,让那个名字变得湿淋淋的。

死了?

我应该是掉了一滴眼泪下来。

我看见不远处银杏树摇下一片金黄的叶来,怀里的猫将脑袋拱在我胸前,冷得有些发抖。

原来秋天,这才是真的来了么?

                     ——    TBC   ——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