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水

山海相望


零. 归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一. 山

海风,西瓜,肥宅快乐水,缠在你脚边喵喵叫的猫。

这是我很喜欢的夏天。有WiFi,动漫,小说,有那个我暗恋了三年半的男孩子,有小肚腩,漫展,太太的更新。

以及他们挺拔的,并肩前行的背影。

曾站在河边,远处青山墨黛连绵一片,穿过一程又一程寂寂的风雨,被水雾洇得化不开。湛蓝的天色,一滴水墨一般晕开他一个睫毛纤长的侧影。

远处,有多远呢?

我不清楚,大概是他们可以并肩踏过的所有地方吧。

希望,那真的是很远很远。

沈巍,赵云澜,他们可以携手,相拥,在岁月中毫不顾忌地渐行渐远。

而白宇,朱一龙,他们只能并肩,光明磊落,却也永远止步于此。

平芜尽处,一抹春山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我很喜欢这句词温文的笔触,渺远却清晰哀婉的意境。

就像你白衣打马行过万水千山,我在孤城里远望青山以寄相思。

就像今夜过去,再多离合悲欢,只有梦里相见了。

就像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承蒙识君面,从此迢迢山水,云卷云舒,皆不若君眸中花开花残,盛景流年。

二. 海

我住在海滨城市,从我家驱车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海边。沙滩细软,带着些潮潮的湿意,一直腾到我心里去。

如果是傍晚的话,橙红色的夕照还未撤下去,斑驳的灯火已经明起来了。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他们喧闹着,不久后会归为沉寂。

我想起他眸中清清浅浅粼粼的光,想起那人的身影投入时泛起的温柔的涟漪。

最终这一切都会归为沉寂。

朱老师他说,这一辈子有这么一回就够了。

这样的两个人,这样甜的一个夏天,几回欢快肆意的大笑,今生,只这一回了罢。

渐渐夜色低垂下来,天幕豁处一颗明亮的星子,似曾相识地闪耀在那两人赤诚的心中。

我踏着单车,追着曲折的海岸线前行,将火焰一般灼灼燃烧着的五月的风甩在身后。我仿佛看见一百年前那场沸反盈天的革命运动,将中国推像了轰轰烈烈的新世纪。

海面上星星点点的光,像是他们走过留下的足迹,晚风一来,碎了。

留不住的。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就像这世间万物,生来孑然而独行。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三. 寻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我早知道会分离的。

从初识那日起,我们就一直在为分别做准备。

没想过会这么喜欢他们,喜欢到为了他们可以认认真真地安下心来学数学,喜欢到心脏会钝钝地揪起来。

但这个夏天,总会结束的。

终究是殊途亦无同归,那就在真正结束前,好好地再多笑一笑吧。

达达的马蹄,江南烟雨,塞北荒漠,竟有一般圆缺。

我竟很怕,很怕往后在梦中寻你也要迷路而返。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云日和缓,庄生一梦,天涯之间,咫尺之遥。东风夜放花千树,谁道吹落,繁星如雨。

众里寻他千百度,只为回首,灯火阑珊处。

终不敢言,一片冰心在玉壶。

四. 终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我真的很喜欢他们」
「李白是神仙!」
「什么鬼的辣鸡文笔...」
「快大结局了...未来再一起走吧」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