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水

【周李】论如何对总裁狗腿的艺术及布丁的制作

「先废话」
#依旧瞎几把写,文笔垃圾,但还是挺甜的
#非常感谢各位老爷的喜欢
#对洛洛的天使蓝眼睛的执念
#不会做布丁也不会法语都是百度的别嫌弃我
#有错字就...我的锅
#真jier长的标题
#我爱边江
【一】
李泽言一直认为接周棋洛的电话纯属是件浪费时间的事。

因为李泽言觉得周棋洛很蠢,和他说话就显得自己也很蠢。

李泽言讨厌看起来很蠢,因为他是总裁。总裁当然应该时刻注意形象。

“但他穿着奶黄色带粉红碎花围裙做布丁的样子真的一点也不总裁”,性格极其耿直的魏谦如是道。

【二】
周棋洛一直坚持着有麻烦找总裁的原则。

因为他觉得老板很酷,简直是全世界最酷的人了。

人民jc白起表示不服。“我还会飞呢。”他说。

“吃你的盒饭去,穷「哔—」。”双标狗周棋洛面无表情。

同时周棋洛也认为自己是全世界最棒最可爱的迷弟。

于是在某一次周棋洛从小吃店出来被粉丝堵住的时候,他电话打给了李泽言。

因为当时周棋洛的声音太过于凄厉,以至于让李泽言很罕见地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当从董事会上偷偷溜出来的李泽言匆匆赶到的时候,疯狂的粉丝已经明显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喊得撕心裂肺的女孩子们,内心毫无波澜,并且一点也不想笑。

他想骂人。

这时有女孩子注意到了即使黑着脸依然帅掉她们一层血皮的李总裁,竟然丧心病狂地举着那些长枪短炮对准了他。

李泽言毫不犹豫地掏出手机,报了警。

jc来时,李泽言的车已经被周棋洛的粉丝们团团围住。原因是周棋洛在一部分人将注意力转移到这边开着豪车疑似金主的李泽言这里时,完全不怕死地冲出人群,飞快钻进了李总裁的大宝马车里。

“呜...老板救救我!”周棋洛惨兮兮地看着李泽言。

李泽言手在方向盘上握紧又松开,其实他非常地想把周棋洛扔出去。

但一看到周棋洛脸颊上带着刚才撞进人群不知道被哪个妹子身上首饰划出的细小伤痕,蓝眼睛水汪汪的样子,李泽言一下子没防住,心软了大半。

该死,李泽言揉了揉额角,万念俱灰地想。

最后jc好不容易才把人群疏散开,李泽言并没有对这些尽职尽责累成狗的人民好公仆作出任何表示,而是拿着棉球在车里小心翼翼地给周棋洛的脸上药。

有一个挺年轻的小jc实在看不下去,走到李总的大宝马车前,敲了敲车窗,想提醒他们秀恩爱也注意一下场合。

李总裁完全不买账。

他收起药箱,把车窗摇下来。“干什么?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还要收小费吗?”他语气非常非常不耐烦,“站那还不走?我没兴趣看你们制服诱惑。”

那小jc估计是没见过这么横的人,连jc都敢怼。一个大小伙子瞠目结舌得当场愣住,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似的小脸儿涨得通红,转身就跑。

李泽言轻哼一声,开着车绝尘而去,连车屁股都透着嚣张。

事后当事人民*警之一白某发表看法,他显得非常见过世面地表示:呵呵。

【三】
李泽言在接周棋洛电话的时候会显得智商不是特别高。

比如现在——

“老板,关!快关!!!”

李泽言被吓得一抖,手机差点从手里滑下去。

关?关什么?李泽言歪着头,竟然很认真地开始思考。

“Turn off! Turn off!”那头周棋洛已经不知道为什么急到开始说英文,“Please!!”

“What?!”李泽言后悔接了这通电话,它不仅让自己风度尽失,而且真的很浪费时间。

开玩笑,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好么。

“Time!!!”周棋洛听起来快崩溃了。

李泽言一下子反应过来,心念一动,墙上石英钟便停止了转动。

“Ah... Jesus...”在等了很久,久到李泽言认为自己霸总的耐心就要被消耗光时,对面传来了低低的叹息声。

少年原本清亮华丽的嗓音被压低,带些沙哑,独特的咬字使他的声音很有辨识度,以至即使声线不同,他依旧是他。

李泽言感到自己左耳一麻,又抖了一抖。

“布丁烤焦了...本来是想谢谢老板你的,但怎么也做不好。”周棋洛向李泽言诉苦,声调很低落,听起来真的很难过。

“白痴...”李泽言换另一只手拿手机,因为他整半个左脸都隐隐有些发烫,“你到底会不会做布丁啊...”

“不会啊!”周棋洛理直气壮答道,语气竟还变得颇欢快。

“...”李泽言感觉自己像是要被套路了。

“呐,教我吧,泽言。”低哑的嗓音在耳边炸开,像少年贴着耳畔的低语。

李泽言已经想象到周棋洛此刻勾起曼妙弧度的嘴唇的瑰丽颜色,以及冰蓝双眼里略带戏谑的笑意。

小奶狗?不存在的吧。这明明是个小狐狸精啊。

李泽言快速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端端正正摆到面前,抬手揉了揉整个沦陷了的脸和好像有点耳鸣的耳朵,面上表情更严肃几分。

我手机怕是漏电吧,他想。

【四】
接周棋洛的电话真的很浪费时间。

但李泽言还不是每次都会接。

魏谦曾经就此事请教过另一个小秘书苏苏,为什么那些来拉赞助的看起来也挺惨,但总裁连看都不看?

苏苏仰天长叹一声,带着一脸你“见没见过世面”的鄙夷,怜悯地看向魏谦。

“因为洛洛长得好看啊魏特助。”

“这你都不懂,那大清亡了你知道吗魏特助?”

“总裁快到了,赶快去冲咖啡,现在马上去。魏特助。”

魏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有点扎心,他只好苦哈哈地又去冲咖啡,同时表示:这个看脸的社会哟,呵呵。

【五】
李泽言觉得自己疯了。

不做没收获的事,因为自己的时间很宝贵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华锐老总李泽言又一次翘了董事会,提着一袋布丁的制作材料站在了周棋洛家门口。

李泽言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但他现在站在周棋洛门口,犹豫很久都没有抬手敲门,甚至想溜了溜了。

“我在你家门口。”李泽言最终选择拿出手机给周棋洛发短信。

短信发出去三秒之后,大门打开了。周棋洛穿着黑色西装,脸上挂着精致的妆容,应该是刚出席晚会或拍摄结束。

看到李泽言,闪闪发光的大明星毫无形象地露出狗狗笑,眼睛眯起来,只露出一线碧蓝水色,漾着细碎的光。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李泽言面无表情地想,芳心纵火犯。

“来教我做布丁吗?老板你真是个大好人!”周棋洛抱过那一大袋鸡蛋牛奶之类的食材放到厨房,然后返回来拉换完居家鞋的李泽言。

周棋洛甚至搬了一把很大的椅子放到厨房里,从烤箱中取出昨天做的布丁递给李泽言,眼巴巴看着他。

“你昨天让我暂停时间就是为了这个?”李泽言接过布丁,斜睨了一眼周棋洛。

“对啊!”

“幼稚。”李泽言从鼻子里哼一声。

“因为很在乎嘛...”周棋洛嘟了嘟嘴巴,小声解释,“你快尝尝怎么样!”

“不过如此。”李泽言努力忽略掉周棋洛的目光,放下勺子中肯地评价道。

“啊...?”周棋洛低下头,抿了抿嘴“已经是做得最好的一次了...”

周棋洛失望地垂下眼帘,一双流光溢彩的蓝眼睛被浅金色眼睫微微遮住,看起来无敌可怜。

李泽言突然油然产生一股罪恶感。他清了清嗓子,又补一句。

“不过已经很不错了。”

“嘛,反正有老板你教我,一开始难吃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周棋洛挠了挠后脑勺,做得好看的发型就散了,金色发丝从额前滑下来,柔软得像一缕月光。

周棋洛的evol有bug,李泽言想,明明对谁都有绝对吸引力的吧。

周棋洛已经开始在李泽言带来的大袋子里翻来翻去。

“鸡蛋,牛奶...咦?白砂糖?老板我家有白砂糖诶,下次不用买啦!”

“这个牌子味道不一样。”李泽言找了双筷子搅鸡蛋,“连原材料都不用心,怪不得做出来的食物味道马马虎虎。”

“哦,原来老板有秘方啊...”周棋洛突然惊叫一声,“呀!我还没卸妆呐...老板我去卸妆啦!”

李泽言有些无奈,他总算知道昨天布丁为什么会烤焦了。

当李泽言把布丁胚放进烤箱里时,周棋洛才从浴室出来。

“啊,已经快完成了吗?看来我错过了很多...”周棋洛惋惜地说。

李泽言没理他,掐着时间关掉烤箱。但他突然感到身侧多了一双手。

李总裁有很多秘密,比如说他是个evolver,比如说...他在公司体检量身高时公然作弊,偷偷踮脚。

于是183其实是180。

而周明星穿着小皮鞋,176变成了181。

金发青年双手撑在李泽言身侧,1cm的身高差恰到好处。他把脸埋进李泽言一头有些乱翘的黑色卷发里,布丁的奶香和发香混合起来。

“原来布丁的烤制时间应该是40分钟...”周棋洛将脑袋从李泽言发顶移到颈侧,纤长的睫毛扫过那一片白净细腻的皮肤,很快就红了一片。李泽言怕痒,缩了缩脖子,周棋洛便眯起眼笑得像只狐狸。

“你真好看。”李泽言感受到衬衫被那只作妖的手从西裤里拽出来,浑身一僵。

“粉红围裙很配你,以后也穿给我看吧。”带着薄荷味漱口水味道的吐息扑在耳侧,像是若有若无的撩拨,一只温凉的手划过他腰际。

李泽言腿一软,但又被周棋洛握着腰提了起来,翻了个面抱到料理台上。

“只给我一个人看好不好?”

李泽言看着周棋洛,轻轻笑了起来,他学着周棋洛的样子把眼睛眯起来,漆黑深澈的,古潭似的眸子中卷起了温柔的漩涡。

他抬起小腿勾着周棋洛的腰,将他带到面前,手扯着周棋洛的黑色领带使他微微抬起头,他的声音低低的,几乎是气声,但却狠狠撞进周棋洛耳朵里,撞得嗡嗡作响。

“好。”周棋洛听见李泽言说。

【你短篇还好意思写番外?】
李总永远都自信满满,很少怀疑人生。

但李泽言现在真的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理智。他怎么就接受了周棋洛的追求,又怎么答应了一时兴起的周棋洛一起出来度假。

李泽言扭头看了一眼一上飞机就睡得昏天黑地的周棋洛,牙齿咬得咯咯响。

周棋洛很显然已经睡蒙了,身子一滑,差点从座位上滑下去。李泽言眼明手快地接住他,但从他口袋里滴溜溜掉出来一个东西,滚到了前排座位旁。

李泽言无奈地叹了口气,探过身去捡那个黑色的小东西。

当他把那个小盒子握在手里时,愣了愣。

黑色的丝绒盒子,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李泽言打开,里面果然盛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他把戒指拿出来,是很精致的样式,细细的,里面刻着一行字。

“Je t’aime .(法语:我爱你。)”

李泽言又愣了愣,把戒指原样放回去,忽然轻轻笑起来。他看向熟睡的周棋洛,低头在他唇角印上一个吻,贴着他的唇,李泽言温柔而郑重地说:

“Oui, je le veux.(我愿意。)”










——fin.

评论(8)

热度(123)